24小时联系电话:0631-7397788/0631-7397999

专业常识
New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业常识

移动加油站:石油大王龚家龙的“交换”人生

2016-05-17

 阻隔防爆橇装式加油装置,甲醇汽油加注装置,阻隔防爆改造,集成加油站,小型加油站,移动加油站温馨提示:


     龚家龙,名震一时的中国民营石油大王。他靠着自己的天赋和努力,戴着“红顶商人”的帽子,从一个石油钻井工人变成一个拥有两家上市公司,推动民营石油企业涉足国际能源项目的知名企业家。


然而,为了摘掉“红顶商人”的帽子,他却费尽周折,乃至事业和人生出现挫折。如今,他在大洋彼岸的加拿大重建自己的能源帝国,并将他的石油梦想延伸到更加广阔的天地。


“湖北最大的投机倒把商人”


1954年,龚家龙出生在湖北省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荆州市农科所的技术人员,母亲是农学院的教师。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知识有时候意味着麻烦和灾祸。1969年,由于父母被下放“五七干校”,15岁的龚家龙也不得不辍学去农村插队做了知青。目睹时事变故,龚家龙毅然决然地“背叛”了知识分子的家庭背景,在17岁那年成为湖北省江汉油田石油井架上的一名工人。


江汉油田是中国中部地区少有的几个油田之一。龚家龙当时并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会与这种浓稠的黑色液体结下不解之缘。度过了一段石油工人生涯后,龚家龙被调入湖北省荆州市轻工业物资局。他胆大心细、头脑灵活、敢于负责,在单位逐渐升为后勤保障车队队长。


然而,无论是打井的石油工人,还是负责后勤保障的车队队长,都远远不能施展龚家龙的聪明才智。直到改革开放后,龚家龙的商业头脑才逐渐有了用武之地。1980年代初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买一袋米、一匹布都需要指标。车队需要一批车,但既没钱又没指标,更是难上加难。龚家龙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托人从国外买来一些废弃的旧船,用船身的钢板去上海、北京等地置换汽车。那时候汽车十分紧俏,但钢材却更加稀缺。龚家龙就这样用钢材换到了汽车。


这件事情让整个轻工业物资局都对他刮目相看,也让龚家龙初次领略了“交换”的无穷魅力。1985年,轻工业物资局成立轻工产品经销公司,龚家龙成为这家国企公司的总经理。


龚家龙的第一桶金源自于“交换”香烟。在信息技术还不发达的年代,物资供给需求矛盾常常无法化解。而负责开车、游历丰富的龚家龙却能掌握各地的信息。他了解到常德市卷烟厂正因为生产线上缺原料而焦急,他恰好也知道千里之外的河南因烟叶的大丰收而欣喜。于是,龚家龙把河南的烟叶运到常德卷烟厂,换来成品香烟并运回湖北售卖。最多的一个月,龚家龙竟然赚了三百多万元。香烟带来的暴利终于启动了龚家龙的商业航母。


正当龚家龙香烟生意越做越旺的时候,政府开始大规模打击“投机倒把罪”。龚家龙被称为“湖北最大的投机倒把商人”,被审查了整整一年。幸好龚家龙的政府背景和人脉关系帮助他安然渡过了这一危机。这一年,龚家龙决定彻底离开国企,光明正大地追寻自己的事业。


民营石油巨头


荆州地区生产生活资料产品经销公司是龚家龙注册成立的第一家公司。这家完全由龚家龙个人出资、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公司挂在了轻工业物资局名下,并注册登记为全民所有制企业。此后数年,龚家龙都循此套路进行运作经营。在当时的政策环境下,挂靠政府机关和使用国企名义的确为他避开了诸多政策壁垒,带来了显而易见的经营便利,但也为后来的产权纠纷埋下了重大隐患。


这家公司的经营手段仍然是物物交易。在那个极度匮乏的年代,他卖过冰箱、车辆、洗衣机等。短短数年,龚家龙已经积累起千万身家。很快,龚家龙重新迷上了石油。那时,县处级的领导干部才能使用液化气,供应十分紧张。龚家龙知道东北的辽河油田有很多石油运不出来,便斥巨资买了个火车车皮,把东北的石油拉回湖北销售。生意不出意料的火爆,而龚家龙还在继续寻找新的商机。


适逢海南岛建省,龚家龙立即着手在海南建设大型油汽站。第二年,他注册成立了海南龙海石油液化气公司。截至1993年,龚家龙在湖北、湖南、海南等地建立了数十个加油站和液化气储运站。这一年,龚家龙将上述资产进行重整,正式组建了“湖北天发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随着产业链的逐渐拉延,龚家龙愈发感到资金缺口的压力。


敢想敢做的龚家龙把目光投向了证券市场。那时,公司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公开上市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龚家龙踌躇满志地找到了湖北省政府。他对政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直陈公司上市对当地税收、就业甚至口碑带来的好处。1996年,挂着国字号招牌的“湖北天发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交易所上市,成为全国民营石油企业唯一牌照齐全的石油类上市公司。鼎盛时期,天发集团在全国拥有100多座小型加油站和3座万吨级加油站。那时,中石油、中石化[微博]尚未组建,石油的垄断经营局面尚未形成,龚家龙抓住了历史给予他的重大机遇。


随着石油公司的上市,龚家龙开始涉足农副产品深加工、日用化工、制浆造纸等业务。湖北省盛产菜籽,是全国油菜产出大省,但是当时湖北省并没有农业的自主品牌,没有成规模的农产品加工厂,食用油几乎全部来自广东。龚家龙在当地政府的邀请下,为了支持本土产业发展,完善产业链,决定投资油菜籽加工项目。2000年,龚家龙的天成油脂厂开工,年加工油菜籽120万吨,被国家8部委联合授予“国家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鼎盛时期,这个企业一年要接待各地党政机关和企业参访团高达900批次,平均一天3个批次。


虽然早已经声名在外,但真正让龚家龙广为人知的是他联合全国一百多家民营石油企业发起成立的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这一商会涵盖了石油行业的上、中、下游各个环节,开创了中国民营石油业发展的新纪元。龚家龙毫无疑义地当选为首任会长。


此后,龚家龙扛起全国民营石油联盟的大旗,率团前往亚洲瞩目的巴基斯坦瓜达尔本石油港口参与港口建设的竞标,并成为巴基斯坦时任总统穆沙拉夫的私人经济顾问。是时,“民营油企第一人”“民营石油大王”的桂冠,除了龚家龙已无他人敢于佩戴。


“红帽子”带来产权之痛


“红顶商人”的帽子给了龚家龙崛起以特殊便利,当地政府的鼎力支持更是功不可没。如果没有这两个条件,龚家龙的平民商人背景要在<b>书法三宝</b>那个年代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简直是天方夜谭。然而,任何恩惠都需要回报。龚家龙对当地政府的报答除了政绩、就业、税收等常规项目以外,还包括接手多家负债累累的国有企业。几经并购重组,原本清晰的天发集团股权开始变得复杂起来,以至于连天发集团是否属于民企都成了疑问。


2000年以后,曾经带来诸多好处的“红帽子”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日渐成为多余。但“摘帽”的过程却又面临着重重的法律乃至政治风险。龚家龙寻求从法律层面界定企业产权的早期努力得到了政府的正面回应。2001年,他得到了荆州市国资委[微博]的正式文件批复:同意天发集团变更工商登记,所有制性质为非国有独资。然而随着国企改革方向的调整和国资流失问题的讨论,这个批复的效力一直备受质疑。


2006年7月18日,龚家龙邀请知名法律专家就天发集团的产权界定进行了一次法律专家论证。专家们给出的法律意见书认为,天发集团不属于国有独资公司。同年9月,荆州市政府及荆州市国资委[微博]再次批复,天发集团变更为龚家龙持有6.5亿元股权、天发集团工会持有3.5亿元股权的纯粹民营企业。


在这类历史成因复杂、公私混合交叉的“红帽子”企业中,产权界定一直都是个充满风险的雷区。龚家龙能够成功说服荆州市政府,通过对话的方式取得私有产权已属相当不易。奈何龚家龙事成之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详细讲述了天发集团改制的艰难内情,其中不乏对当地政府的不满和指责。


形势就此急转直下,荆州市工商局认定天发集团此前的股权变更登记无效。天发集团的产权性质被认定为国有,天发集团也正式被列入荆州市国资委的监管范畴。


2006年12月21日,龚家龙被警方带走。这一天正是天发石油上市十周年的纪念日。次日,龚家龙被监视居住,2007年2月13日,他被鄂州市检察院批准逮捕。专案组历时10个月,辗转数万公里,调查四百多人次,审阅凭证资料三万多册,送到法院起诉的卷宗有一百多册。2008年8月5日,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判处龚家龙有期徒刑1年零7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志业未竟


在一年多的牢狱生涯里,龚家龙几乎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读书。读胡雪岩、读巴菲特、读王永庆。


2008年,龚家龙刑满释放,走出监狱。没有过多的抱怨和耽搁,龚家龙马不停蹄地往返于北美、南美等地十多个国家去考察项目,最终将第二次创业选在了加拿大。


吊诡的是,2011年8月30日,湖北省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龚家龙提起再审,并作出无罪判决。虽然成功洗刷罪名、重获清白,但龚家龙原先的那些财产早已面目全非,有的被收归国有,有的已经破产倒闭,有的则几经易人。要回这些财产必将面临复杂而漫长的司法诉讼程序,龚家龙显然不会坐以等待。龚家龙充分运用他出神入化的资本运作能力,借力使力,重新从头起步。他已经成功在加拿大收购安泰瑞能源公司和撒哈拉能源公司两家石油上市公司和一座位于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钾矿,获得了加拿大7000平方公里的矿区。


如今,龚家龙每天都是后半夜两点睡,早晨7点就起床,其他时间几乎都在工作、开会。他没有任何业余爱好,是个地道的工作狂。龚家龙没有因为个人的司法遭遇而放弃国内市场,相反他一直在筹划和地方政府的合作项目。凭借天生的灵敏嗅觉和理性的判断,龚家龙认为中国的石油、能源行业早晚会打破垄断、放开竞争,而到了那时他的机会将远不同于现在和以往。